• 又来!境外势力想利用中国博主污蔑中国禁毒事业
    发布日期:2021-07-03 06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【文/观察者网 严珊珊】一家美国华人媒体说要“客观公正”地做一期中国毒品专栏,结果发来的专题大纲里“七分专业知识,三分政治污蔑”,开篇就想探讨“中国是否成为全球毒品生产中心?”,甚至把内容往“中国对吸毒者的社会歧视”和“毒品认知标签化污名化”上引导。

  收到这份采访邀请的知乎戒毒答主@陈敏 十分气愤,拒绝了对方的合作请求,并将这段经历发到网上,引发了舆论关注。

  6月24日下午,陈敏接受了观察者网的专访,他称自己平时在戒毒医疗机构任职,会在网上科普与戒毒和毒品相关的知识。此次境外媒体联系到他,最初对方称是想通过跟他请教问题来“客观”展现中国毒品现状,然而大纲却是在专业问题中精心穿插着试图污蔑的内容,一些问题“你不管怎么回答,都会陷入他们的预设立场里面去”。

  陈敏称,他现在了解到,这家外媒喜欢报道“”内容,背后应该有境外组织在操控,联系他的留学生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属于“年幼无知”,并透露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

  陈敏告诉观察者网,自己在一家戒毒医疗机构任职,主要从事对戒毒人员的心理辅导,研究戒毒人员接触毒品的原因,2017年开始在知乎上分享与毒品相关的知识,随后也在微博同步进行科普。

  今年6月16日,他收到了一个中国籍女留学生的知乎私信,对方自称来自一家美国华人媒体(负责人是华裔),声称联系陈敏的目的是“想做关于中国的毒品专栏,想了解一下中国毒品的问题”。

  “她当时开口是这样说的,我觉得很奇怪,就跟她说,‘美国这么大一个毒品大国你不研究,你来研究中国干嘛’,她的意思就是想要更多人了解中国的一些真实情况,当时说得挺好的,她是一个中国籍的留学生,一个小女孩。”

  陈敏说,他当时告诉对方,自己对“美国媒体报道中国的客观度不是很信任”,随后该留学生为了打消他的疑虑,解释称自己也知道“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很有偏见,所以希望找他来了解真实、客观的一些事情”。

  然而,该留学生拒绝用微信沟通,称“不安全”,“是公司要求”,并约定进行电话采访,陈敏继续要求对方提供聊天大纲后,对方发来的“专题大纲”直接让陈敏看清了对方的真实目的。

  在陈敏看来,大纲内容“七分专业知识,三分政治污蔑”,是打着谈毒品的幌子将中国毒品问题污名化,“确实不安全”。

  在陈敏提供给观察者网的完整版《专题大纲》里,开篇,对方就想讨论所谓“中国是否成为全球毒品生产中心”的问题。

  第二部分,对方想研究中国的吸毒者群体,虽然还没查证数据和吸毒者身份,但已经下好了结论“中国毒品滥用的新格局(The new pattern of drug abuse in China)”。

  “深度报道你看有些就比较明显,比方说‘中国对吸毒者的犯罪化社会歧视’‘吸毒者就是犯罪分子’‘世界范围内对毒品认知标签化污名化’就明显有一定的问题,你不管怎么回答,你都会陷入他的预设立场里面去。”陈敏告诉观察者网。

  此外,对方还企图无视美国毒品滥用问题,美化美国“合法化进程”来形成所谓的“对比”。

  到了第三部分戒毒,对方更是直接展露了想把中国戒毒措施往人权方向引的目的,要讨论所谓的“戒毒所人道问题”。

  第四部分,提出让“中国借鉴美国”的建议,甚至把中国根据国情采取的与时俱进的戒毒措施贬低为“停留在很老旧的手法,无法应对现代的吸毒者,和先进的办法有很大差距”,最后直接上升到“政策层面”,开始“政治污蔑”。

  通篇大纲,都是结论先行,不难想象,依据这份大纲撰写的文章发布后,会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国外网友对中国毒品问题产生根本的误解。

  陈敏在发现问题后立即拒绝合作,“我跟她说没必要,我不想跟他们沟通,再加上也不想学习他们那一套。我说美国的毒品经验邋遢成这样子,又怎么好意思来指点中国?你说你做得好,你再来指点啊,美国自己都做成那样子,成了全球毒品第一泛滥大国,你还来指点,我就觉得有点讽刺。”

  陈敏认为,联系他的留学生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属于“年幼无知”,他还对这名中国留学生进行了劝说,对方随即辩称这是一份“不成熟的提纲”,还向陈敏的建议表示感谢,称希望日后还能有机会合作,但在此事被曝光后,对方应该已经看到,没有再来联系过他。

  陈敏认为,从这份大纲看得很清楚,他们在大量的专业问题中精心穿插着试图污蔑的内容,要说“不成熟”有些牵强。

  陈敏透露,他现在了解到这是一家喜欢报道“”内容的媒体,这家媒体背后应该有境外组织在操控,并透露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

  陈敏称,自己此前虽然没有接受过其他美国华人媒体的采访,但通过单位的途径,也和美国研究戒毒的同行打过交道,美国同行会坦言美国毒品存在很多问题和困难,希望参考一些我国的有效经验,彼此都理解因为国情不同应对措施会不同。

  陈敏认为,美国的戒毒措施很受限,因为一些青少年把毒品当做反抗权威的东西,当做“神圣物”,加上一些政客需要选票,就会推动合法化,这是“用自由绑架选票,再绑架政策”,所以美国只能把心思放在指责他国的毒品供应上,转移注意力,“治标不治本”。

  陈敏介绍称,其实在禁毒方面,中国已经做得很好,全民都对毒品的危害有了概念。作为靠近金三角地区的大国,我国一直在严厉打击涉毒违法犯罪活动,有力遏制了毒品入境内流,还严格管控相关化工原料的出口,支持美国禁毒,“相当于把我们这些出口生意损失了,然后支持他们美国禁毒”。

  看到网上出现标题为“起源于中国的如何荼毒西方年轻人”的视频,有网友质疑称,已经有人开始“收钱抹黑中国毒品问题”。

  对于“西方来自中国”的说法,@陈敏 转发辟谣称:“国际上之所以把毒品称为印度,是因为其THC(四氢酚)含量高,能起到精神活性作用,也就是能让吸食者产生迷幻效果。THC含量越高,效果越强,所以中国尽管历史悠久,但THC含量并不高,所以并没有多少传播。”

  针对大纲中想探讨的中国“戒毒所人道问题”,陈敏指出,目前我国戒毒措施已经比较完善,有自愿戒毒场所和强制戒毒场所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》规定,吸毒成瘾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:(一)拒绝接受社区戒毒的;(二)在社区戒毒期间吸食、注射毒品的;(三)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的;(四)经社区戒毒、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、注射毒品的。对于吸毒成瘾严重,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,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。吸毒成瘾人员自愿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,经公安机关同意,可以进入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戒毒。被决定人对公安机关作出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不服的,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》规定,吸毒成瘾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:(一)拒绝接受社区戒毒的;(二)在社区戒毒期间吸食、注射毒品的;(三)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的;(四)经社区戒毒、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、注射毒品的。对于吸毒成瘾严重,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,www.822281.com!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。吸毒成瘾人员自愿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,经公安机关同意,可以进入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戒毒。被决定人对公安机关作出的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不服的,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。

  提到我国禁毒需要优化的地方,陈敏建议,可以优化对于戒毒人员的动态管控系统。陈敏称,在我国,有过吸毒史的人员会受到公安机关的严格监管,这种监管最常见就是在买火车或飞机票、酒店开房,以及其他需要动用身份证登记的时候,都会面临警察上门对其进行盘查或尿检,确认是否有再次吸毒或涉毒犯罪行为。

  对于动态管控的时效性,《戒毒条例》第七条规定,“对戒毒人员戒毒的个人信息应当依法予以保密,对戒断3年未复吸的人员,不再实行动态管控。”陈敏称,实际操作情况非常复杂,因为处理动态管控权限并不在基层,需要省级才有,整个过程非常耗时耗力,所谓的消除也只是降低管控的力度,并不是完全退出,所以他建议,在动态管控措施上,面对3年、5年、10年没有复吸的人员,可以灵活调整管控力度,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。

  针对大纲中提到的所谓“中国是否成为全球毒品生产中心”的问题,实际上,根据公安部网站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,中国毒品主要来源于境外输入。2019年,全国共缴获各类毒品65.1吨,其中国内制毒案件缴获、等主要毒品2.7吨,同比下降50.5%,占全国缴毒总量的4.1%;明确来源于境外的毒品35吨,同比上升7.5%,占全国缴毒总量的53.7%。根据各地办案部门不完全统计,其他不确定来源的缴获毒品大多数也产自境外。

  据《2019世界毒品报告》显示,全球每年约有2.7亿人吸毒,近3500万人成瘾,近60万人直接死于毒品滥用。

  中国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、公安部禁毒局局长梁云在今年6月24日中国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全国禁毒部门推动禁毒工作取得显著成效,实现了“三降三升”的工作目标。

  其中,毒品违法犯罪活动下降,全国破获毒品犯罪案件从2016年的12.8万起逐年降至2020年的6.4万起,幅度达到一半;新发现吸毒人员数量下降,全国新发现吸毒人员从2016年的37.9万名下降至2020年的15.5万名,降幅接近六成;现有吸毒人员数量下降,目前全国现有吸毒人员180万名,较2016年底降幅超过三成。戒断三年未复吸人员数量上升,目前全国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员达300万名,是2016年的2.5倍;群众对禁毒工作满意度上升,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,2020年全国禁毒工作群众满意度达到96.96%。

Power by DedeCms